神蹟奇事 改變了我一生
文/尹常

..那是在民國七十年代,宋中魁身兼台、港、大陸三家鞋業公司的總經理,負責規劃製鞋相關的設計、供料、接單、生產業務,經常往來東南亞和大陸。人在國外,只要談完生意,逗留在旅店總會覺得「無聊」,常出國的中魁累積了很多解決「無聊」的方式,只是這些方式沒有一件不花錢,沒有一件正經事,甚至險些喪命。
..中魁在賭場玩「骰鐘」儼然為行家,「我的耳朵敏銳到能正確聽出骰點,所以不管莊家怎麼樣擲骰,贏家都是我!」贏了多次原本都相安無事,卻在烏克蘭賭場發生了讓中魁一輩子難忘的險境,那天中魁一下子就淨贏4000美元,之後周圍氣氛變得不對勁,賭客一一撤退,沒人跟著玩,當自己也想起身離開的時候,正好來了一群人,帶著殺氣神情,逕自坐在賭桌對面,其他人一字排開站在賭桌四圍,中魁判斷是賭場派出老千出馬,就識相的輸他十幾把,之後還故意到其他賽局故意輸,後才能全身而退。雖然如此,中魁每每出國還是照賭。直到中魁因信仰而改變生命態度,戒掉賭博及過去所有的壞習慣!
..中魁信主──「不在自己人生意料之內」,連和現任妻子同凝結婚也是,「我會信主和太太有關,太太信主也不是在她的人生意料之內!」,認識同凝是意外!當時中魁主掌的鞋廠業務繁盛,需要不斷找尋合適的工廠協助趕工,常常大陸南北往來,「那次我安排從廣州、佛山,再到天津,不料在佛山拜訪客戶後,發現租來的車子門窗被敲破,行李包裏面的貴重物品、大鈔、文件全被偷走,最貴重的價值三千美金的皮大衣,也不見蹤影!」中魁身上僅剩下些許錢,回到飯店,天色已晚,飢餓難耐,點了些餐點,見半個鐘頭都過了菜還未上,火氣迸發,直問服務生在做什麼,怎半天還不上菜。忽聽見鄰桌一女生說到:「大哥你別火,我可等著一小時了,他們找廚師去啦!你火,我比你更火!」兩個火大的人為了晚來吃,就只等著,等著也只能聊著,鄰桌的那女生原來是個醫生,名叫張同凝,從哈爾濱醫科畢業後,從事中老年病科後來轉整形外科,常常從哈爾濱出差來南方。同凝也是一邊聊著,一邊問著,對眼前這位台胞也甚好奇,知道中魁要出差到北方,就問,「你就穿這樣到天津!」中魁才把遭竊行李過程一一講述,同凝怕中魁撐不了北方的寒冷,臨晚又買不到厚衣服禦寒,就將毛衣毛褲給中魁,好趕著天明一早往天津去。
..這一舉動,中魁心存感激,堅持要還,沒想到後來再見面一還,竟還出情感的愛苗,兩人藉著南與北出差空檔,總能找得出時間見面,見面就談個沒完,當論及婚嫁,兩人竟都還沒見過雙方親人,當時中魁娶大陸新娘,不管在哈爾濱或在台灣都是新聞,隨著兩岸逐漸開放,中魁、同凝兩夫婦終於以第一批開放大陸新娘「回台灣」。
..同凝在台灣和中魁家人處不慣,北方人心耿直,沒甚麼惡意,就是有話直說,對先生如此,對婆婆也是如此,婆媳關係當然不好。在大陸「女人是半邊天,重女輕男」,在台灣就不一樣「男人是一家之主」,同凝面對這樣的文化差異、習慣差意、政治差異,適應得很辛苦,最喜歡做的事,就是推著嬰兒車,忠烈祠看看、中正紀念堂逛逛、西門町玩玩、國父紀念館走走,這樣減少接觸,就不易衝突。
..有一天同凝經過教會門口,看到康來昌師母主講「聖經中的女人」,覺得有趣,就逕自跑進去聽,當大家一起唱詩歌《耶穌恩友》,同凝不知怎地眼淚一直流,在大陸經歷文化大革命的同凝,連父母都要「批鬥」、「檢討」,接觸基督信仰之後,竟連個批判都沒有就受洗成為基督徒。信主後,同凝從聖經學得做人道理,變得明理,婆媳爭執問題變少,關係改善很多。
..中魁看到同凝改變許多,好奇自己教不來的,怎「別人」教好,「什麼力量,讓太太改變那麼快速。」中魁好奇,索性跟著同凝走,看她進入基督教新店行道會,才訝異是基督教信仰改變同凝。中魁信佛20年,信道教15年,每遇到心靈不平安,就喜歡到處求神保平安,唯一不找的就是基督教。中魁想不透基督信仰讓同凝改變的原因,只好找新店行道會張茂松牧師問個清楚,「怎麼回事?」張牧師說是信了三位一體的真神,改變了同凝的生命。中魁聽不懂,張茂松牧師說,「這是奧秘,以後就清楚!」中魁等不及以後,就跑去聽教會另一位張振華牧師的慕道班課程,張振華牧師形容當時中魁到教會的感受,「翹腳、抖腳,還拿著黑金剛(當年代的手機),像是黑道大哥來踢館。」且中魁接觸信仰,一開始停留在過去的信仰觀念,希望基督教也是實用型的宗教,比如說:喝了符水,肚子不會痛。所以就常和上帝談條件,認為有求必應,才務實。
..中魁參加小組聚會不了幾次,就不想去,「再怎麼說自己也是老闆,可是在小組裏,卻甚麼都不會,不會查聖經、禱告、唱詩歌,有失老闆尊嚴。」中魁在進退猶豫中,心裏有個聲音說,「怎不向神求呢?」中魁心裏也回應說,「如果你是神,祢就幫我,這才實際,不幫忙,就掰掰。」
..隔一週小組聚會,張振華師母帶領詩歌,奇特的是所有的人都不會唱,只見中魁唱得大聲,還唱得很準確!張師母問中魁,「你學過!」中魁回應說,「沒有!」話才出口,中魁想到,「上帝怎那麼實用!」後來戒菸、查經、禱告,中魁一一都向上帝祈求,上帝也都「實用」的回應!中魁終感動的向上帝哭泣懺悔,說「我中魁,是個罪魁!」
..現在,中魁和同凝一起在職場上以專長事奉上帝,同凝將其醫學專業知識,研發多種口味的水餃,並稱她為「哈利路亞、哈爾濱、哈哈大笑」的水餃,也將餐廳提供做為「領人進餐廳,將人帶進教會」的「餐福」聚點。中魁明白一連串的意料之外,是神蹟奇事,改變了他的一生!

 
(本文刊於2012年10月中信月刊)